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双彩网 > 项目簿 >

隐藏在水下的30万尾鱼苗

发布时间:2019-05-25 20:2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2015年,西塞县审计局县本级预算执行审计把着力点放到促进提高公共资金绩效上,突出农民专业合作社奖补、农村环境整治、农业综合开发、农村能源沼气、江淮分水岭等农林水专项资金绩效审计,关注财政支出的合规性和绩效情况。

  根据工作分工,由阮先建任审计组长,闫丽和郑芝负责财政农口相关科室支出指标管理情况,重点从支出指标入手,关注不同部门管理的支农环节、内容相近的款项在相同区域实施的项目情况。如果从西塞县财政13.1亿元支农资金项目中寻找在同一区域实施项目或者同一企业实施多个项目是很难的,闫丽认为应该采取“普遍撒网、重点捉鱼”的办法,针对较为受关注的几个支农资金支出指标涉及的业务部门,调取支农项目申报和验收资料,以便进一步确定审计疑点。

  很快,审计组在审核农业综合开发局提供的2014年度农业产业化“先建后补”项目资料时,发现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申报西塞县30万尾翘嘴鱼池塘养殖标准化示范基地项目中,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资金报账申请书上在乡镇审核意见一栏,乡镇财政所负责人签字为“贾向牧”,乡镇签章处盖的是西塞县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公章,这明显是未按程序签字和盖章,因为闫丽和郑芝都认识西塞镇财政所所长,而所长并非贾向牧。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资金报账申请书中就存在疑点,这引起审计组极大关注。闫丽再仔细翻看项目申报书上的详细内容,发现引进30万尾翘嘴鱼的发票为手工千元版税务局发票,从票据号码为01017220连续开具到01017250,金额将近30万元。为何这样开具发票呢?再仔细查看开具发票的销售方,却为西塞县胡倩家庭农场。通常情况下,家庭农场的生产条件不足以繁育种苗,项目资金报账申请书上的签名和盖章也是虚假的,这在她心中留下挥之不去的疑云。

  在翻阅农委申报示范家庭农场业务资料时,闫丽发现胡倩家庭农场的承包合同显示湖西村委会将1600亩西塞湖有偿发包给胡倩家庭农场使用,显然,该农场主要生产场所就是西塞湖。商标授权书中西塞县湖西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将“西湖”牌鱼虾商标授权给胡倩家庭农场使用,但授权书中并未提及商标使用费问题,这反映出两者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而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通过胡倩家庭农场开具30万元发票,这三家企业之间会不会存在内在关联呢?

  在畜牧水产局2013年池塘标准化改造项目资料中,郑芝发现2013年9月西塞湖畜牧水产养殖场申报规模优质渔业企业池塘标准化改造项目总投资106万元,申请财政补助资金20万元,主要建设内容为改造贾小圩“小改大”24口池塘。该单位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法人代表为贾向牧,这个法人代表会不会和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是同一人呢?

  在2014年水产新建类项目中,郑芝还发现湖西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申报第五批农业部休闲渔业示范基地项目地址为西塞镇湖西村,法人代表胡子衿。该项目申报财政补助资金10万元,主要建设内容为新建高标准水泥路650米,塘口护坡1120平方米,新建休闲乌龟、甲鱼、龙虾、鳜鱼垂钓项目4个,新增停车位50个等。联系电话又与西塞湖畜牧水产养殖场、胡倩家庭农场一致。在单位概况中提及了湖西山庄,而后附的食品卫生许可证中显示湖西山庄的业主就是贾向牧。这显然表示湖西山庄就是湖西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的主要实体,且与贾向牧有关联。

  闫丽在网络上查阅西塞湖畜牧水产养殖场情况,在西塞县政府网站上,一篇大力推荐西塞湖旅游休闲的文章跃入眼帘:西塞湖畜牧水产养殖场位于西塞镇南端约3公里处,湖西山庄占地面积1600亩⋯⋯显然,西塞湖畜牧水产养殖场也包括湖西山庄,其与湖西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可能是同一实体。那么,如何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中抓住关键,而不被各种复杂关系所干扰,取得最有力的证据呢?

  闫丽始终对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30万尾翘嘴鱼池塘养殖项目中引进新品种翘嘴鱼感到困惑。经过初步讨论,闫丽和郑芝认为应先实地核实胡倩家庭农场生产种苗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具有实际种苗生产能力,从而锁定外围证据。

  在农业部门经办人员的陪同下,审计组一行来到了位于湖西山庄中的胡倩家庭农场,接待的正是联系人贾向牧。“贾总,请问胡倩家庭农场办公场所在哪儿?”一番寒暄之后,闫丽开门见山地问道。

  闫丽关心的是胡倩家庭农场是否有能力生产种苗问题,于是接着说道:“贾总,请你带我们到家庭农场现场看看吧。”

  车子从湖西山庄出发,转了几道弯,来到一片池塘旁,只见个个池塘护坡坍塌,水浅色暗,水面漂浮着数不清的死鱼,一片衰败的景象,与周边农田里盛开的金黄色油菜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阵春风吹过,阵阵腥臭扑面而来。这样破败的池塘能繁育翘嘴鱼种苗吗?闫丽心里不禁自问。

  “是啊,早就不能育种苗了。现在养鱼亏本,好多池塘都改种莲藕了,育种生产池就在路对面,转过去就能看到。”贾总指着对面一处破旧水泥池子答道。

  转过水泥路,来到一处长满青苔的水泥池旁,上边的防护棚历经风吹日晒,只剩下几根水泥柱子兀自矗立,青藤在上面肆意攀爬。

  “你们看,闫科长,旁边的这口塘就是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农业综合开发项目修建的鱼塘,统一标识牌贴在这里,市县农业开发部门都来验收过,还夸我们搞得不错。”贾总转过话题,指着育种生产池旁边的一口大塘自豪地说。

  闫丽正想知道关于30万尾鱼苗的情况,于是接过贾总话题追问:“贾总,那你的30万尾翘嘴鱼苗从哪儿买的?”

  “胡倩家庭农场成立于2013年6月,你给我们看的鱼种生产池非常破旧,有很多年了吧?根本就不能生产种苗了吧?”闫丽分析道。

  “是啊,他们从浙江买的种苗,回来育肥后卖给我们的。”贾总胸有成竹地回答。

  为何不自己直接买卖,而通过第三方绕着弯子来买卖鱼苗呢?闫丽心中始终有个疑问。

  尽管在胡倩家庭农场没能取得证据,考虑到湖西水产养殖有限公司2014年申报第五批农业部休闲渔业示范基地项目以及西塞湖畜牧水产养殖场申报2013年规模优质渔业企业池塘标准化改造项目可能与胡倩家庭农场及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存在项目地点交叉,是否可以通过核实这两个项目的现场进一步取得关联证据呢?

  审计组一行再次来到湖西山庄。“贾总,又见面了,今天来垂钓的人不多啊!”闫丽打招呼道。

  “是啊,以往我们每年都有200多万元的收入,但今时不同往日喽,现在来的都是私人休闲垂钓,一年收入也就几十万元,好多鱼塘都改种莲藕了。”贾总一脸苦涩地说。

  组长阮先建简单地说明了审计组的来意,贾总带领审计组来到几口大塘边上。“我们2013年池塘改造主要是对24口小塘集中连片改造为大塘,总共有6口大塘,远远超过当初申报项目的面积。”他指着塘口说。

  闫丽拿出复印的图纸仔细比对,发现这6口池塘位置和图纸基本一致,单口池塘目测有50亩,远远超于申报的改造总面积135亩。该项目跨度超过一年以上,现场很难界定是否为当年新建或同一项目所建。“这样吧,贾总,你看这个项目跨年度比较长,现场也不好判断,请你把财务资料提供给审计组核实一下吧。”闫丽很无奈地说。

  “不好意思,会计到省城去了,一时回不来,你们也没提前说,我先带你们去看看农业部休闲项目。”贾总为难地说。

  “闫科长,你们看,我们的休闲项目塘口护坡快完工了。”贾总指着山庄对面的坝埂说。

  放眼望去,对面坝埂上,三两个工人正有条不紊地堆砌着毛石,护坡的面积很难目测有多少。“那新建650米高标准水泥路在哪儿?”闫丽问道。

  “在山庄后面,我带你们去看。”贾总回答后便带领审计组转过湖西山庄,走到一栋4层楼的后面,指着4个陈旧的池子说:“这就是我们乌龟、甲鱼、龙虾、鳜鱼垂钓池子。”

  “这就是你们新建的4个垂钓池子吗?”闫丽扑哧一笑道。新建的池子一年之内不至于变得如此苔藓斑斑吧?这分明拿旧的设施来糊弄人。她接着问道:“那你新建的水泥路呢?请再指给我们看看。”

  池子边上的水泥路长满苔藓,路灯杆子早已锈迹斑斑,目测长度最多有100米。“贾总,你看,道路根本就不够650米,而且都是旧的,停车位就是我们来的时候停车的地方吧?有50个吗?充其量也就10个。这个项目中你至少有道路和4个池子没建,停车位也不够,对吧?”闫丽直接说出自己的认知。

  “闫科长,你这样讲就不对了,道路和4个池子都是新建的,你看,经过一年的风吹雨打,怎么能不长苔藓呢?”贾总极力掩饰。

  如果不是新建的,市里验收又如何能通过呢?农业部又怎么会批准呢?”贾总极为恼怒地说。

  审计组两次进入现场,都仅围绕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外围做调查核实,没有能够取得有效的证据。现在不得不重新思考审计核实过程中是否存在疏忽。虽然了解了外围基本事实情况但始终无法触及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本身,因此,有必要对30万尾翘嘴鱼项目具体内容进一步进行核实。

  于是审计组一行第三次来到湖西山庄接待室,一个膀大腰圆、胳膊上绣着刺青的大汉一言不发地取茶倒水,气呼呼地在每个人面前重重地放上一杯茶水,嘴里愤愤地嘟囔着:“老查什么查!”

  贾总一脸不快地拿出了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30万尾翘嘴鱼项目账簿和凭证。从财务资料中可以看出,该项目招投标、资金拨付等环节完全符合农业综合开发财务要求,工程建设“六制”和账务处理也没有任何瑕疵,简直是完美无瑕的农业开发项目范本。

  “贾总,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浙江购买鱼苗,而是通过胡倩家庭农场购买呢?”组长阮先建一直关注30万元发票资金真实性,不解地问。

  “哦,现在鱼苗都是自己带车去浙江购买,因为在运输途中损耗特别大,卖家不负责运输,损耗都算自己的,所以从胡倩家庭农场购买,是为了减少死鱼损耗。”贾总解释道。

  “有发票。”贾总坦然地说,从另一个档案盒中拿出胡倩家庭农场购买鱼种苗的复印件。

  复印件显示胡倩家庭农场2013年12月28日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翘嘴鱼繁殖场购买30万尾鱼种苗收据并附有送货单。另有证明购买鱼种苗的手写证明一份,日期也为2013年12月28日。

  “不会拿12万元的现金去浙江买鱼种苗吧?这样太不安全了吧?”闫丽看到收据中购买鱼种苗的金额,疑惑地问。

  至此,审计组只有重新分析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农业综合开发项目情况。该项目土建部分69万元,中标方为普创建设工程公司,新品种鱼苗引进30万元,中标方为胡倩家庭农场,资金均通过转账。土建工程中池塘改造等相关配套设施从现场来看,不能确定为本项目内容。既然工程实施现场不能确定,工程程序又非常合规,账务处理规范,似乎无懈可击,但30万尾鱼苗的购进,在闫丽心里始终是个问号,显然不合常理。

  目前,从掌握的情况来看,涉及的几个项目都与贾向牧有关,既然资金转账符合农业开发财务规定,会不会是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规避农业综合开发资金支付必须转账的规定,为了过账而汇款呢?

  审计组经过讨论,结合湖西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西塞湖畜牧水产养殖场、胡倩家庭农场和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之间关系分析,决定对上述企业相关银行账户进行查询,通过调取银行账户收支情况,分析相互之间是否存在资金往来关系,寻找突破口。

  通过银行调取关联企业账户收支明细账,比对相互之间的银行账户资金收支及往来情况,发现3月19日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汇给胡倩家庭农场30万元,3月20日胡倩家庭农场将30万元资金汇出,而3月20日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账户又收到一笔30万元汇款。3月20日、21日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将两笔32万元和34万元汇给普创建设工程公司,而24日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账户又收到一笔34万元汇款。

  这30万元和34万元会不会就是资金往来过账呢?如果证实是过账的话,那么整个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30万尾翘嘴鱼项目可能是套取财政补助的虚假工程。

  审计组根据比对银行账户往来情况,立即联系胡倩家庭农场调取2015年财务资料。第二天,胡倩家庭农场法人胡倩走进闫丽办公室,从包里拿出了两夹子原始单据,放在桌子上。

  “场主,你这是包包账吧,账簿凭证呢?”闫丽看了看单据不解地问。

  “没账,单位小怎么会有账,平时都记在这个本子上。”胡场主一边拿出一个笔记本,一边木讷地说。

  “那你申报家庭农场项目时的400多万元经营收入岂不是假的?”闫丽审查胡场主拿出的笔记本,断言道。

  “我们平时卖鱼,一般都不开收据,当时申报时收入确实不够400多万元。”胡场主十分小心地说。

  “那你收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30万元的资金,第二天就转出去了,给谁了?”闫丽追问道。

  看样子,不到黄河心不死,胡场主还心存侥幸,始终不肯说出30万元转给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的真实情况。审计组另辟蹊径,决定进一步核实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30万尾翘嘴鱼项目土建工程真实情况。经过多方联系,找到位于某居民区里的普创建设工程公司。敲开了公司的玻璃门,接待的是总经理牛某,郑芝拿出审计通知书,组长阮先建说明了来意。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们,因为涉及商业秘密,所以不能给你们提供任何资料。”牛总看了一下审计通知书,断然拒绝道。

  “牛总,依据审计法规定,任何单位只要涉及财政资金使用,都有义务提供审计所需资料。”闫丽解释道。

  “我们是正规企业,不能轻易透露往来企业的信息,你们必须出具正规的函,我们才能提供协助。”牛总稍有缓和地说。

  不得已,审计组立即回到审计局开具了审计协助调查函,再次来到了普创建设工程公司,调取了两笔土建工程32万元和34万元收款凭证,以及24日汇给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34万元和贾向牧个人账户30.62万元汇款凭证。

  “牛总,为什么又把工程款汇给了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和贾向牧呢?”阮先建问道。

  “这是我们内部合作项目,公司收取部分管理费,具体工程实施都由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牛总直言道。

  “哦,那就是挂靠你们公司,你们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用!你们应该签订合同吧?请提供一份内部合作合同复印件给我们。”闫丽说道。

  “对,现在基本上都采用这种方法。我们是正规企业也注重企业风险,合同肯定有,合同前后内容可以复印给你们,中间部分涉及商业秘密,不能全部复印给你们。”牛总答道。

  通过分析取得的普创建设工程公司资料,发现该公司在30万尾翘嘴鱼项目中在收取1.38万元过账管理费后,签订内部工程转包合同,又将该工程转包给贾向牧。从资金实质来看,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仅支付1.38万元过账费用,即获取了工程正规的合同和发票等相关资料,用来套取政府财政补助。

  核实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资金往来一案,各路说情的压力远远超过审计人员的预期。审计组决定将审计调查的情况立即向局长办公会汇报,会议最终达成就审计调查中发现的问题移送处理的意见。

  经核实,西塞湖畜牧水产养殖场利用2013年“一事一议”池塘改造项目向县畜牧水产局申请水产类新建项目,套取财政补助资金20万元,贾向牧利用集体企业法人身份,签批市场收据报销,将12.6万元资金套出账外用于私分。贾向牧以爱人胡子衿名义成立湖西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利用承包原集体养殖场接待中心湖西山庄等基础设施,申报2014年农业部休闲渔业项目,套取财政补助资金10万元,同时,又利用该项目向县旅游局申报2014年休闲旅游项目,套取财政补助资金6万元。以亲戚胡倩的名义,在原有的湖西山庄基础上成立胡倩家庭农场,利用虚假财务资料套取2013年家庭农场财政补助资金3万元。以湖光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名义,利用虚假合同和发票申请2014年农业综合开发项目,骗取财政补助资金77万元。两年来累计套取骗取财政资金116万元。审计人员在大量不合常理的现象中苦苦追寻,坚守职责,坚持底线,在复杂的关系网中,突破重重艰难险阻,努力挖掘事实证据,最终使隐藏在水下的30万尾翘嘴鱼浮出水面,移送一起套取骗取财政资金重大案件线索。(注:文中有关名称均系化名)

  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署办公厅技术支持:审计署计算机技术中心 网站电线

http://bluecaleel.com/xiangmubu/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